聯系我們::(掃碼) | :(掃碼) |
返回列表 發帖

甲醇期權以看跌策略為主

甲醇期權以看跌策略為主

   2020年甲醇運行邏輯或與2019年類似,短期在宏觀利好、春季檢修等預期下走強,但隨著新產能落地、 庫存攀升等因素影響,呈現沖高回落的走勢,甲醇中長線空頭配置為主。

   供應面

   2019年甲醇期貨價格走勢較2018年整體重心下移,在區間1900—2700中運行。2019年甲醇現貨價格走勢與期貨大致相近,供過于求的矛盾貫穿全年。

   2020年新產能投放依然較多,約890萬噸。年初,關注榆林二期投產情況及幾套大煤化工裝置。隨著甲醇價格大幅下跌,甲醇生產利潤大幅回撤,將降低甲醇裝置投產投產積極性,導致不確定性將加大,預計2020年投產力度以及整體開工率將低于2019年。以2019年甲醇產量6152萬噸為基數,預計我國2020年甲醇產量約為6560萬噸,同比增速5%左右。

   2020年,國際甲醇市場仍有新裝置的投產計劃。根據裝置的技術情況和利潤角度考慮,實際投產狀況預計不如預期。從進口量角度看,影響2020年進口量的幾個因素有:一是2020年外盤新產能的投放力度較大。二是美國對伊朗、委內瑞拉等國的貿易制裁,造成制裁國對中國甲醇出口量大幅增加,加上2020年伊朗新增產能較多,密切關注busher量產及kimiaye 投產狀態。三是2019年外盤秋檢不及預期,許多裝置僅出現短停。以往季節性明顯的馬來西亞及中東地區,秋檢時間負荷下降不明顯,考慮國外多數是老裝置,不排除2020年集中春檢的可能性。我們認為2020年我國甲醇進口量將持續增長,非春秋檢期間月度進口量將超過100萬噸,全年進口量將達到1300噸以上,同比增加25%。

   需求面

   2019年傳統下游的利潤強于2018年同期,主要受成本端甲醇價格下跌影響,年內頻發的安全事故也影響了部分甲醇下游的供應能力,進而造成產品價格上漲,利潤空間拉大。

   煤/甲醇制烯烴近年來已經成為甲醇最大的下游需求。從2020年的投產計劃來看,CTO/MTO的投產量約為170萬噸,如果按期投產,到2020年年末,我國CTO/MTO總產能將達到1740萬噸,重點關注青海大美及天津渤化。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預期新增產能總量不高,投產時間偏晚且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,整體看下游投產增速將有所放緩,對2020年甲醇需求的拉動有限。

   2019年甲醇價格較2018年大幅下降,跌幅大于聚烯烴產品價格,使得產業鏈利潤向下轉移,下游利潤得以修復,整體利潤在-200—1800區間運行,從而提高了企業的生產積極性。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CTO/MTO的開工率已處于高位,進一步提升的空間有限。

   我們通過CTO/MTO行業來倒推甲醇的需求量:2019年全年CTO/MTO行業整體開工率在79.9%,按照2019年年末1570萬噸的CTO/MTO產能,1:3的甲醇消耗量以及54%的需求占比計算,預計2019年甲醇的需求量在7000萬噸左右。2020年,新裝置產能新增有限,開工率已處于高位,預計2020年甲醇的需求量在7580萬噸附近。

20200119211056_16.jpg

   從供需平衡表可以看出,2018年全年,我國甲醇供需格局基本平衡,供應略寬松56萬噸。2019年,由于進口天量、港口庫存持續高位等因素,甲醇呈現供過于求的格局,預計全年供應過剩210萬噸,整體價格重心也不斷下移。2020年,由于國內產量及進口量不斷增加,而下游需求增加有限,預計甲醇供過于求的格局將持續加劇,經測算,供應過剩將達到280萬噸,那么甲醇全年價格重心也將有所下降。

   價格影響因素

   宏觀環境

   2019年,經濟下行壓力逐步加大,內外部宏觀環境的轉弱或將導致的全球層面需求下滑,給大宗商品價格帶來巨大壓力,包括甲醇。時至2020年,隨著全球利率超預期寬松落地,我們預計2020年世界經濟將弱復蘇,商品供需將邊際回暖。總體來說,2020年的宏觀相較2019年更為樂觀。

   值得注意的是,伊朗作為我國甲醇進口的第一大國,占我國進口量約3成。美伊之間的沖突也將影響原油及甲醇的走勢。伊朗甲醇大部分通過霍爾木茲海峽運往我國,若沖突升級,霍爾木茲海峽遭到封鎖,那么甲醇的供需格局將發生巨大變化,進口量銳減將快速拉漲甲醇價格。

   基差長時間為負

   港口基差方面,2019年,甲醇港口庫存高企,進口新高,整體供應過剩,港口基差維持在-160至0元/噸附近,2020年國外新裝置投產力度較大,預計港口基差將持續負基差結構,甚至會出現無風險的套利機會,港口基差的反彈時間節點應在2-3月外盤春檢期。內地基差方面,2019年7月寶豐二期MTO投產后,基差明顯走強。 2020年甲醇產能還處于擴張期,而下游MTO新產能投放沒有亮點,使得2020年內地基差的強度將不及2019年三四季度,但仍強于港口的負基差,內地基差將根據甲醇裝置的減產、檢修等計劃浮動。2019年主力價差長時間處于負值狀態,最差小于-150元/噸,最強-30 或以內。10月下旬,1-5價差轉負,與長期負基差形成統一,整體呈現空頭格局。

   2019年9月內地和沿海基本面出現分歧,因進口量攀升,沿海甲醇價格不斷下跌,最終內地甲醇價格強勢被證偽,區域價差發生變化。內地到華東的套利窗口完全關閉,整個貿易流向發生了逆轉,貨源開始從沿海返流入內地。前文所述,2020年,進口甲醇將持續放量,而內地甲醇產量或將根據裝置利潤來調整,預計港口貨源弱于內地貨源的局面將持續,未來華東貨源將持續流通至內地。

   產業鏈利潤向下游集中

   從甲醇行業來看,2018年甲醇的生產利潤長時間處于高位,到了2019年工廠的預期仍在,想賺取更高的利潤,加速投產提升負荷,形成產能周期驅動。宏觀經濟驅動力較弱疊加產能周期,使得利潤迅速回落,以內蒙古為例,2019年全年甲醇生產平均利潤在-13元/噸,遠低于2018年的566元/噸。

   面對利潤的不斷下滑,2019年甲醇裝置基本采取以量換價、薄利多銷的策略,高產量導致利潤更加微薄。甲醇通過價格下跌的方式使生產利潤向下游行業讓渡,2019年甲醇制烯烴的利潤較2018年大幅上漲,以盤面利潤計算,平均利潤達1420元/噸。但就當下看,甲醇上游沒有生產利潤的局面也難以持續。2019年年底甲醇港口價格維持在1900附近,外盤就出現了短停密集的情況。2020年將持續供應過剩局面,預計上游利潤持續低迷,那么甲醇生產企業或將通過推遲投產、降低負荷、停車檢修等方式做出調整,重點關注2020年春檢開工情況。

   高庫存成為常態

   2019年,甲醇的港口庫存和內地庫存都處于歷史高位,主要是原因是甲醇整體供過于求。港口方面,由于外盤裝置運行穩定,沿海受到伊朗低價貨源沖擊,使得沿海的進口增量遠遠超過了華東需求的增量,導致港口庫存高企。

   從季節性來看,2019年甲醇港口庫存經歷了累庫、去庫、再累庫的過程。2019年三季度隨著裝置復產,國內貨源供應增加,低價進口貨源流入,甲醇的庫存大幅上升,9月港口庫存近140萬噸,創2015年以來新高。四季度在天然氣提前限產,內地甲醇價格與沿海倒掛,貿易流向逆轉,沿海甲醇銷往內地,以及外盤裝置密集短停的共同作用下,港口庫存繼續去庫。目前港口庫存與同期相比,仍處高位。

   從前文分析得知,2020年內地與港口庫存均面臨供應大幅增加的壓力,而需求增量有限,預計庫存將持續處于高位。

   期權策略

   從數據來看,2020年甲醇供過于求的格局較2019年加劇。預計鄭醇指數弱勢振蕩,全年運行在1800—2500區間,中長期甲醇跨期價差(5-9)以反套操作為主。

   2019年11月22日,中國證監會已正式批準同意鄭州商品交易所組織開展甲醇期權交易,甲醇期權合約自2019年12月16日起上市交易。

   若行情配合,操作策略上建議在高位買入行權價為2425的甲醇看跌期權,買入看跌期權可以避免因價格上漲而擴大損失,最大的虧損是支付的權利金(舉例,MA09-P-2450的權利金為150)同時用較少的資金獲得下跌時更大的收益。盈虧平衡點為2300,期權到期時,市場價格低于2300越多,期權買方盈利越多。

   若想減少買入看跌期權所支付的權利金,可使用熊市看跌期權價差策略,但此策略限定了最大收益,無法獲得市場價格低于賣出看跌期權行權價格所帶來的收益。操作上買入行權價格為2450的看跌期權(付出權利金150),賣出行權價格為2025的看跌期權(收取權利金50)。到期時,如果市場價格下跌后等于或低于賣出看跌期權的行權價格,策略可獲得最大收益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作者單位:福能期貨)

如何訪問權限為100,255貼子:/thread-37840-1-1.html;注冊時會員名非法、需邀請碼,注冊后仍不能回復,找不到回復按鈕:/thread-23-1-1.html;開立低傭金期貨賬戶:/thread-25049-1-1.html;量化公開課:/forum-878-1.html

返回列表
百人牛牛图标